- N +

医美那么红,有必要去整一把吗?

后台-系统设置-扩展变量-手机广告位-内容正文顶部
        最近医美这件事情热乎,但感觉医美是把命寄托在商人的良心手里,是件非常令人痛心的事情。之前有一个女孩因为抽脂出现了问题,听到这个消息令我非常心痛。新闻发生后采访了毛大夫,毛大夫是医学博士,现在在北京某三甲医院当外科医生,号称可以一周做20多台普外手术。我说这些医美也太不当人了,人送外号手中奔腾人中加藤,怎么好好的人就能给送走了呢?毛大夫摇了摇手指说你不懂,手术生存率靠的是医生的刀法,对也不完全对。还有一针更加重要,他说是麻醉医生推入麻醉剂的那一针,不管是整形科还是我们外科,只要你的手术涉及到麻醉,其实是掌握在麻醉医生手里的。

医美那么红,有必要去整一把吗?


        能让你醒过来神清气爽,能让你醒来昏昏沉沉,就像多人运动之后的那个早晨,你没经历过你不懂(我怀疑他在开车,但我没有证据)。他诧异的看了我一眼继续说道,对于一台整形手术来说,顶多决定了你醒来之后的美或丑,麻醉医生则决定了你在哪里醒来,是病房是ICU还是太平间,你还能让人在太平间醒过来??我们医生是唯物主义,这次的这个案子女孩瞒着父母,在深圳的一家美容整形机构做隆鼻手术,但在手术麻醉5分钟后心脏骤停,最后送到ICU抢救了16天。要我说这帮子整形医院就是在找死,他们哪里来的资格给人家做麻醉,好歹应该也是持牌的吧,他说就算是持牌医生也没有用,光靠医生不行,还得靠全套专业的设备,准备急救的一种兜底机制。


        你知道什么叫三甲级别的医生吗?同时也是他在的医院设备牛,他身边还有一帮同样级别,井且有一套完整的急救体系,出现任何问题几分钟之内急救介入,这些东西加在一起才叫三甲,少一点儿都不行。但离开这套体系我也是弱鸡,再牛X的医生,以及配合人员,就和你打游戏玩儿个AD一样,上单不支援还送,你就是神仙你也玩儿不好,这些傻X医美哪里有三甲的条件?哪有三甲的设备,也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。


        也不是百分之百不出问题,第一时间会给你保命,而这些医美出了问题没有ICU,知道早进和晚进的根本性区别吗?我说知道账单厚度不一样,他说确实是但这只是一部分,早1分钟和晚1分钟,是能不能救回来的区别。送ICU越快越好,这个女孩打个麻醉而且只是局麻,只是鼻子不至于死吧,小丽身上发生的事情,局部麻药全身毒性反应一,导致的心脏骤停进而井发的。本来只是应该阻滞手术局部,因为各种原因进入了血液循环,井麻痹了心脏内的神经组织,从而诱发了心脏骤停。就是在药不该他起作用的地方,把心脏给麻了,心脏的职责是输送氧气和养分,心脏骤停了最先受损的,就是那些对缺血缺氧最敏感的组织器官,就是人体中的中枢神经系统包括大脑,一般来说缺血缺氧5分钟以上,就会受到不可逆的损伤凋亡,损伤凋亡的神经元就越多,当凋亡的神经元多到一定的比例,就会表现出认知功能障碍。

医美那么红,有必要去整一把吗?

        这个新闻最后,这个机构被罚款两万停业一个月,你觉得咋样?我觉得这是在树立榜样,大部分人对麻醉的认知和后果理解不够,不只是普通人存在偏见跟轻视。无论对于整形手术的麻醉,都认为不过是打一针让人睡着而已,懂得稍微多点的,会知道一台全麻手术的麻醉过程,和镇痛等流程,肌松是为了让人全身肌肉松弛不乱动,便于外科医生进行更加精准的手术。而镇痛的作用就不用多说了,这三个流程结束后,整个手术过程中,都有心电监护血气监测气道管理,麻醉深度监测等一系列指标监控,麻醉医生需要盯着的各个指标,可能并不少于飞行员面前的仪表盘。而这些还只是普通全麻过程中,遇上高难度的心肺脑或者大血管手术,麻醉如今已经成为了医学中的一个独立学科,负责手术的麻醉以及患者的安全,那麻醉医生一定很赚钱吧,然后深呼吸了一下说,这就是他们心累的原因,他们经历的更多是误解偏见跟轻视。他们是辅助的科室与角色,有时候连一个「医生』的称谓也得不到,取而代之的是麻醉师或麻师或师傅,管他们叫麻匪的。


        名声如雷贯耳的顶级医院中,一个资深麻醉医生的收入待遇,可能不及同年资外科医生的2/3,为啥麻醉医生的待遇这么低。强度这么高地位这么差,我说这个我倒是有点理解,跟我们风控差不多,做的好的都是默默无闻,但是一出事儿那就是大事儿,你们这些风控不出事儿的时候,出事儿了养你们还不如养猪。我说其实也不那么像,因为某种程度上拿的是精神损失费。他说你是不是以为自己很幽默,让你屁股从两瓣变成三瓣,我说爸爸对不起,他放下了手里的手术刀接着说,现在给你一个工作,存在感又低又没地位,不小心就要出大事,我说你是指全职家庭主妇吗?他说:信不信我给你一刀,让你从此不再为男女之事烦恼。他放下了手里的量子光剑接着说,都不愿意做麻醉事业,人手最紧缺的科室之一,在很多医院中,医生身边往往有一大票年轻的小弟围绕,但此时可能是一个势单力孤的麻醉医生,进行着一台接着一台的手术麻醉,铁打的麻醉流水的外科,那真的是一颗螺丝钉拉一堆大卡车。而且很魔幻的是这样的现状,使得麻醉医生在另一个指标上,那就是劳动强度以及猝死率,在付出和回报的巨大落差下,会选择逃离这个行业或者转行。


        我说那这不合理呀,但医院里不合理的事情多了去了,我读了这么多年书,熬到后面可能还没熬出头先熬秃头,你说这有什么搞头和盼头。毛老师我看你这么能押韵,他说你是不是觉得自己很幽默,他放下了手里的降魔杵继续说,讲真我们三甲虽然也缺麻醉医生,毕竟设备是齐全的机制是存在的,新鲜血液少但也不是没有。规培这东西用在自己身上难受,但压榨年轻医生也是真的爽,三甲医院的麻醉医生都不太够,这些来路不清的民营医疔机构呢?尤其是这些医美整形机构和编制来招人心,我说给钱还不够吗?而是这些医美机构从钱的角度来出发,他们可能不需要好的麻醉医生,什么是好的麻醉医生,火眼金睛发现潜在高危患者,及时处置手术风险。是对于患者来说的,他们对好的麻醉医生的理解不同,他们喜欢的是那种胆大心细,但又能及时发现潜在的大问题,说白了就是小事情装没事情开刀骗钱,大事情能快速把人丢锅丢出去,丢哪里丢到公立大医院,毕竟治病救人不是医美机构的职责。


        医美机构最理想的麻醉医生,是那种敏感性跟特异性都很强的,一方面发现潜在的高风险顾客,让他们另请高明。把身体问题不大的顾客给吓走,甚至在大部分时候,后者比前者更重要,后者是更大概率的钱。因此这样的选择口径下,各种乱七八糟的医美机构能请来的,自然有很多是最缺钱的年轻麻醉医生,他们的技术不一定是最熟练的,初生牛犊不怕虎哪怕红颜变白骨。或者应该说,他们本质上不是麻醉医生,我说那这些机构怎么掉进钱眼里了,还可以当做卖点对不对,总是出问题也麻烦。我前面说了麻醉不仅是手法,更是一门技术和配合的艺术,麻醉医生从来都不是一个人战斗的,还有各种各样全面的检查手段。还有各学科医生的联合会诊评估,还有各种专业的护理人员的配合,还有ICU这样兜底的抢救设施准备。


        但背后还有很多保险,我手上的活儿特别好,我说毛老师你好好说话,我还是个孩子。优秀的麻醉安全是一套体系的事情,十几年甚至几十年,不停的遇到各种稀奇古怪的病人,医生之间传帮带老带新,甚至不断遇到救不回来的情况,这种东西甚至都不是简单钱的事情。这是时间跟生命喂出来的东西,井且获客成本这么高的医美,他们要是有这个本事,他们才是中国医疗的将来,毛大夫说坦率的说,毕竟谋财不是问题,一些靠谱的医美,还会跟你说我们离某某大医院很近,有问题了会及时把你送过去。但这话其实也没毛病,把专业问题教给专家,不至于干脆就两手一摊没有看命。而且整形手术特别是面部,要么出问题的时候,或脑部供血的大问题,也不是100%就能解决掉的。就算要解决也讲究一个兵贵神速,花个十来分钟甚至半小时一小时,把人送到大医院去,就是只能保障字面意义上的。


        毛老师又说,真的要整形,就去找设施齐全的公立医院整形科,那里的整形医生不一定是最大牌的,但麻醉医生和配套设施靠谱。就算真出了问题,送进ICU也能省掉一个转院的时间。当然公立整形科常年人满为患,我天天接这么多活还不赚钱,公立也不代表百分百做出来的好看,毕竟审美是主观的。另外也有很多整形大牛,甚至不做手术,甚至还会囗头给自己拉活儿,后者能带来的收入丰厚很多。打工人有机会不做兼职还是人吗?这时候就要问问自己,毕竟变美是好事,但麻醉一定不是一件小事,别说人了就连给猫狗做绝育都要谨慎。


        最危险的环节是麻醉,最好还是不要乱整,毕竟医美机构是销售思维,不要只看手术者的大牌与否,也要关注医美机构的相关执照,麻醉医生的来路与资质等。宁可多花点钱,当然如果你没有能力分辨,宁可在三甲排队,也不要在搞不清楚的机构受罪。你永远得不到真正的安全保障,你不要用自己的生命去赌概率,没有这个必要又不是人生被绿。
 
后台-系统设置-扩展变量-手机广告位-内容正文底部
返回列表
上一篇:返回列表
下一篇:返回列表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